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鬼故事

血手

民间鬼故事_恐怖鬼故事网今天讲血手的鬼故事。

血手 梦轩 刘严在入学前的一个假期中,陪同母亲来到远近文明的静禅寺上香,母亲是位佛教信徒,每到节日必来拜祭。刘严脑子里虽然没有神明的概念,但最近总被噩梦缠身,折磨的没了精神,无奈之下才答应母亲来此处烧香求解。刚踏入庙门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师傅满面严肃地长嘘一口气,念道: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……”看样子长者肚子里还有什么话要说,刘严探前一步,“师傅?”长者睁开双眼望了一眼刘严,“你终于来了,我已经等候你许多时辰了。”这一句话弄得刘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心想我从来都没和老师傅照过面,怎么见面就给出这么一句,还没等刘严缓过神儿来,心急如焚的母亲就直接上来接过话茬:“师傅啊,我……”师傅摆了摆手,示意母亲说到这里就好。长者便用毛笔在纸条上写了一个“寻”字递给刘严。“缘起缘落全凭施主造化了……”

刘严和母亲谢过师傅,又进了几柱香就离开了。自从取回字条,刘严的噩梦更加频繁了,梦中自己的形象也从模糊变得具体。沾满鲜血的双手,握着一把斧子不停的劈开木桩,仿佛不知疲倦,隐约中分明是听见了女人的哀号声,对,就是一种兽一般的声音。突然,一直冰凉的手掐住了严的脖子,“啊,救命!”刘严越是挣脱那手越是抓的牢靠,眼看着刘严就快断气了。“醒醒,严严……”被母亲摇醒的刘严满头是汗,面色苍白“又做噩梦了?”母亲关切的问。“嗯,……”刘严若有所思,脑子中突然闪现出老师傅给的那张字条,什么意思呢,“真是便宜没好货,自从搬进新房,咱家就没消停过!”母亲在一旁边叠被子一边嘀咕着。“便宜?”刘严似乎想到了什么,但又似乎什么也没有。“妈,咱们是不是撞邪了?我觉得这房间中每个角落都充满着血腥味儿。”“别瞎说!走,去妈妈屋里睡吧……”说也奇怪,换个房间竟睡的很香甜,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。

刘严睡眼惺忪,爬起来简单洗漱一下,吃了几口母亲留好的饭菜,觉得精神了不少,便开始整理起房间来,搬进来这么久,还真没好好整理过呢。用抹布擦了擦柜子里的浮灰,把从学校带回来的衣服叠好放进去,突然一只蟑螂从缝隙中钻了出来,吓了刘严一跳,他顺势向后退了几步,坐在了靠近床下的地板上“咦,空的?”刘严顾不得还在逃窜的小强,他蹲下身子,用手不断的敲打着地面,想一探究竟。“严严呀……看妈妈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?”母亲下班提前回来,买些好吃的想给刘严压压惊,见刘严蹲在地上也不知道在找什麽便问“干嘛呢?”“嘘,别吵,这地板有玄机……”“玄机?”刘严敲了一会儿,便停在了最初的地方起身把床挪开,“你看,妈,床下这一大块地板下都是空的”“啊?”妈妈也弄不明白了,刘严似乎悟到了老师傅的意思,就顺藤摸瓜,找来工具把地板一点一点撬开,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个大木箱,母子二人合力把木箱撬开,一股难闻的气味儿直往鼻子里钻。“这?!死人!”母亲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叫了出来,刘严也倒吸一口气。

刘严母子发现了死去的女人,便报了警。警方不久就抓获了心狠手辣的凶手。

原来,死去的女人正是房主的情妇,女人一直吵着要和男人结婚,还用肚子里的孩子威胁男人,一气之下男人错手把女人给杀了,为了掩人耳目就把女人分尸放进箱子里藏在床下地板的下面,转手低价卖了房子,就逃之夭夭了。

现在,女人也算瞑目了。在这之后,母子二人就搬走了,又过了不久,刘严便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,高考成绩出奇的好,当然那个可怕的噩梦也没再出现过。

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是没办法解释的,但是一定要记住,种善缘得善果的道理,善恶到头终有报,不是不报时候未到。

关于作者: 鬼叔叔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